北京月上家居装饰有限公司官网

北京月上家居装饰有限公司

 找回密码
 业主注册
查看: 805|回复: 0

[小小说]窗外的树和春天(转载)

[复制链接]

39

主题

27

帖子

81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81
发表于 2018-4-1 23:10:0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水流从平田东边的山群里流出来,流过山脚和屁大的村庄,穿过奇形怪状的田野,蜿蜒如蛇。到平田村的时候,水还清澈的,几只鸭泊在河湾静水上,将红嘴儿藏在翅膀里,享受下午阳光里的宁静。村子是古村子,河堤都用一般大小的石头砌了坡,偶尔一两棵垂柳,嫩绿可人。入眼的月牙形的石拱桥,池塘上的水榭,巷子的石板,砌墙的青砖,屋垛上的飞檐,古朴又威严的祠堂庭院,村子蛛网一样的格局,都显示出一种博大的智慧。它跟周围的村子一样,在田野和山之间,被山和时间同化,古老得看不出岁月的痕迹,也让人看不出到时间流动所产生的变化。它和周围的村庄院落像石头一样,被山群和田野掩映其中。人情也跟这古村一样,坚韧绵软,开阔内敛。  村子的西边的山下,过了河,是一处建筑。灰白的围墙上,刷着圆饼一样的大红圈,圈里写“好好学习天天向上”。
  
  好好学习与天天向上之间,是一道两合木门。进去是一方巨大的天井,两边厢是教室,檐下有走廊。教室和走廊都没有装饰,地上裸着被踩黑了凸凹不平的黄土。走过几间教室,到礼堂,大门是一圆顶门,侧门也是圆顶门。礼堂里铺青砖,平平展展。两边墙上各有一圆顶木格窗子。往里,左右各有一一扇圆顶小门,无门扉。出了小门,是一个天井,正中央是一个墙高过人的鱼池,四边是走廊。左边有木板楼梯,木板已被踩出深浅不一的凹槽。上楼,是一条木板走廊,走路时,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。伏在走廊的木栏杆上,可以看见天井正中央的鱼池。鱼池里有水,中央有一蓬绿草。鱼似乎还没有放进去,或许压根就没放过鱼,只是这建筑遗留的池子。  两边的小圆顶门前有两及青石阶,迈上去,是一个长方形的天井。一边是礼堂的白墙,一边是教室。左边的走到末尾,还有一新开的木门,出去是厕所。左边教室的窗外,可以看到山的一面,山腰的一点田,流过这里的河,及教室外河坡上的树的一部分。河的那边是石板路,经常可以见到戴着斗笠,穿着蓑衣,肩扛着铁耙,吆喝着前面的黑水牛在泥浆上走过。下了课,学生有的走出来,到厕所边的空地上玩,或着趴在教室的木窗上,看外面的景色。春天,老师菜园子里的腊叶树的叶子亮得像镜子,河坡上的抱围大的槐树,也垂下了绿得透明的叶子,风吹过,可以听见波浪一样的哗啦声。河在这里已经水流缓慢,或者是风行水上划拉出来的声音,轻轻的,绵得爽人,人就沉迷了进去,打不起精神,软弱得想更软弱,倒下去贴在这片大地上,或贴在这片春光里。右边的走廊走到末段是教室,窗齐肩高,外面有条小路,小路连着纵横交错的阡陌,绕来绕去的阡陌围着的是不规则的水田。还没有开春,水田里,很少见到人。过无数水田,可以见到山脚下的一个村庄,及一条防洪林。那林梢是绿得脆脆的,好象吹一口气,就能折了它们的生命。上劳动课,老师带一班的学生,去到那大河边淘回一些沙子,填进上体育课时用到的沙坑里。这事得通常到三月末,洪水过了,从山里冲来的沙还浮在河滩上。我们小心的用锄头把它勾进筐里,晃晃悠悠地挑回学校,然后就不用再上课,可以直接回家了。  春天的落叶树萌发出了一层新的叶子,常青树也按捺不住,也会在树梢飞出一层嫩黄,在阳光里轻轻跳动。桔子树、橙子树都开花了,一树一树,一片一片,小小的白色的花藏在厚厚的叶子里,这并不影响它们的芳香。这香像春天的温度一样,使人闭上眼睛,想倒下下去,睡在树下,听树或大地的呼吸,让时光停止,让这个世界都像进入梦境,不要醒来。可是,偏偏有蜜蜂在嗡嗡地飞来飞去,把这个春天都当它们家的花园了。还有个头很大的“鬼头蜂”也来凑热闹。春天,或者树,把善的恶的都集中到一块了。这花,开得寂寞,死得一点也不寂寞。不见风吹,花就把位置让给了香头大的青果,带来了另一种希望。桃树燃烧了几个早上,一片一片叶子冒了出来,那片嫣红间就如点上了墨。后院的梨子树花开得绝美凄艳,如雪,让人凝望半天,不敢发一言。梨花飘零也是很伤人,一片一片从枝头跌落,在风里旋着,扑在地上,就不再动,仿佛已气绝。很多时候,我还是喜欢赖在学校里,透过窗子灰色的木格,看外面的槐树。槐树花不好看,但大人说,槐米(籽)是可用来作凉粉的。加糖水的凉粉,是消夏的美物。到了槐米(籽)黄得落时,又都落进了河水里。我们拣得一些,也不够用作原料,扔了,想明年一定要在槐米落时做好准备。  来雨的时候,我们会缩着身子挤在走廊里,一边等待,一边看空旷的天井。天井湿漉的地上,或者站着一只茫然不知所措的鸡。或者只有雨。门外,也见到着人影。村和田野都在淋着雨,安安静静的,像在享受一种来自天地的犒赏。这个时候,很容易让人把灵魂从躯体里抽离出来,随着雨脚在荒郊野岭游荡,或者钻进平田村的古房子,在曲曲弯弯的古巷子里转悠,去感受那些沉睡的历史,感受屋瓦里与世无争的气息,感受春天翻出的氤氲味道。我甚至想,我就是瓦上的那一枝槐树上的叶子,在轻烟里横着,跳动着,永恒着。可是合上书本,这一切都不见了,换上了另一副面孔。入眼的是裂缝的围墙,然后是大家集资建立的学校,方方正正的楼房,像一块方方正正的石头,把我压在了下面,看着没有树开花的春天绝望。  童年死去四十年了,每到春天,看到树,我仍是在记忆深处把孩提时代撬出来,幸福得糊涂,迷惘得心痛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业主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触屏版|网站地图|北京月上家居装饰有限公司 ( 京ICP备13049121号-1 )|网站地图

GMT+8, 2020-9-21 05:33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